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手机版 | 微汉滨
扫描访问手机版
扫描关注微汉滨
今天是:
雨游黄石滩

作者:曹祖峰   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12日    点击数: 次    字体:  

草长莺飞四月天,烟雨濛濛黄石滩。清明时节,总是那多情的春雨,把醉春烟的杨柳剪绿,伴着付家河的一池春水,撩拔着一群群游人的心。

久坐办公室,劳碌着手头上的干不完的琐事,却不觉窗外早已柳绿花红。今年这天,春寒总也散之不尽,清明时节了,依然是早春乍来的样子。几天小假,平时聚少离多的高中同相约游黄石滩。

说起黄石滩,这里有我的亲人,有儿时的伙伴,还有一位失联许多年的美女同学。同学在管理处工作,尽管我多次路过这里,皆因相忘于江湖许多年,去年才得相逢,倍觉亲切。大姐嫁在黄石滩村,儿时每个假期都会到这里玩耍,所以这河边上住着很多儿时的玩友。

记忆里这里并不叫黄石滩,小地名叫瓜园河,实际是付家河的中游。这条发源于王莽山的小溪流,汇聚到这里变的开阔起来,一河两岸,都是稻田。人们沿河而居,沙洲提供了丰富的物产。河谷修了很多条引水渠,自流引水入田。稻香时节,河里的鱼儿沿着水渠往下流,光溜溜的泥鳅、黑乎乎的沙棒子、闪着花尾巴的“桃花瓣” ……,我们用最原始的办法捕鱼,每人拿根竹棍,沿水渠驱赶鱼群,直追得鱼儿跑不动,藏在水草或石缝里,再去赤手捉,一捉一个准儿。有一次,一群人去“拐湾”(黄石滩坝址的小地名)炸鱼,一炮下去,炸起十几米的水柱,待水面稍平静,飘起一层的“桃花瓣” ,大家“扑通”往下跳,抢水里被炸晕的鱼儿,我一时兴起,也跟着一跃而入,忘了自己不会游水,差点淹死……笑声伴着哗哗的流水,流走了许多葱茏的岁月。而今,这里因大坝截流,已无往日景象,但儿时的记忆,依然深深地印在脑海里。

黄石滩水库项目于2003年左右动工,是当年我区争取的单体投资最大的农业项目。当年这项目还是我们科室分管的,所以有一些记忆。工程断断续续地修了七八年,建成后就开始造福于民。下游的数万亩农田,还有城区几十万人的饮用水,它功不可没。

说来也惭愧,来过黄石滩很多次,差不多每次都是匆匆路过。这次与同学们结伴而来,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“游”。望着高高耸立的大坝,感叹人类文明的伟大,这个埋葬了我儿时“欢乐世界”的工程,在斜风细雨里,用自己伟岸的身姿,欢迎我们这群不速之客。没有城市车水马龙的喧嚣,在群山环抱的空涧里,静谧的建筑和着园林式的绿化,让你体验自然与人工融和的情趣。站在管理处的楼顶上,远望下游百折千回的河谷,一湾湾的良田,挡不住黄金的油菜花,团团簇簇地,织就一幅壮锦;走在长长的坝顶,迎着四月的花瓣细雨,嗅着千山万水汇聚起来的清爽之气,你会觉得自己就是当世的陶公;漫步过长长的游廊,来到水榭,小岛上依稀可见的小白兔,仿佛召唤我们远来的客人。薄薄的轻雾,如纱地在四围升腾着,忽明忽暗地锁在山腰里,久久不散……

山水是大自然的画笔,把黄石滩描成一幅幅画,移步换景,各有不同。同学们抓住各种机会拍照留影。人在画中走,画在人中留。想象着瓜果飘香的时节,再游黄石滩,定然又是一番景象吧?

 

【收藏本文】  【打印文章】

网站首页 | 走进汉滨 | 今日汉滨 | 政务公开 | 在线办事 | 招商引资 | 三农信息 | 公众互动 | 游在汉滨 | 汉滨文化 | 专题栏目 | 在线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