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手机版 | 微汉滨
扫描访问手机版
扫描关注微汉滨
今天是:
烟雨黄石滩

作者:李焕均   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年07月25日    点击数: 次    字体:  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,这不,细雨连绵,一下就是好几天。春节以来,许久没有出门,近日小疾初愈,憋闷的心呀早在抗议。恰好,老同学相邀,于是陪一帮玩友,驱车前往距城二十公里外的黄石滩水库。

春雨如纱,天地一片朦胧。鹅黄的树芽,在细雨中显得格外娇嫩;片片油菜花,沐浴着春雨,如出水芙蓉,湿漉漉的,婀娜多姿;哗啦啦的付家河水,在两岸青山的辉映下,似绿纱缠绕,翩翩起舞,煞是可爱。

烟雨中的黄石滩水库坝堤,显得特别高大、伟岸,那五个红色大字,由朦胧到清晰,招迎着我们一步步登上坝顶。坝顶长约200米,宽约10米,两边建有护栏、花坛、灯柱,红砖铺就的顶面,被雨水洗涤的干干净净。坝顶东西两边分别矗立着一个小山包,犹如两个荷枪持弹的哨兵日夜守护。泄洪渠和排沙渠上各建一座红顶高塔,像两个娇羞的新娘,与两个小山包紧紧依偎,诉说着无尽的缠绵。

此时的黄石滩,蓄水过半。站在坝顶,举目北望,青山连绵,绿水盈盈,在这秦岭南麓,恰似一颗美丽的蓝宝石。山上烟雾缭绕不见顶,水面朦胧一片不见边,山水在烟雨中合为一体,携手向远方纵深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借助这烟雨的魅力,黄石滩将她的神秘彰显的淋漓尽致。此时的我,也油然滋生“高峡出平湖”的骄傲和自豪。

泛舟?这是个不错的提议。嘻嘻哈哈中主人叫来一条铁船,十几个人争先恐后登船入仓。为安全起见,当地管理部门取缔了私家木船,统一配备了装有柴油发动机的铁船。铁船“突突突”逆湖而上,将平静的库面犁开一扇扇波浪,水花荡漾,滚滚远逝。细雨渐次增大,如线般“速速速”垂落在船头的湖面,激起无数个圆圈,使整个船似乎在一面巨大的渔网中前行。雨雾越来越浓,铁船沿着右岸慢慢“突围”,岸边的树草灰绿一色,只有靠近了才可见其真面目。

船进一个急弯,突然从一簇灌木丛中“嘎嘎嘎、扑棱棱”飞出一对野鸡,吓的船上的人惊叫一片,几个女人花容失色,两个小孩面面相觑,船体摇摆,几把花伞纷落湖中。随即哄笑一片,许多人捂着肚子,眼泪都笑出来。船工只好熄火,笑着用船上的竹竿把落水的雨伞一一打捞。

航行途中,不时看见颜色不一、大小不同的鸟儿从湖面飞过。据船工介绍,自黄石滩水库蓄水以来,因退耕还林,库区水草丰美,大约有百种鸟类在这里候迁、定居、栖栖、繁衍,一年四季鸟语不断,库区人们靠水吃水,建垂钓场、开农家乐、跑船运,日子还不错。

由于下雨,游人不多,烟雨中的黄石滩显得十分空旷、静谧。湖上除了我们外再无他人,岸上不时传来刺耳的摩托车和汽车声,偶尔还能隐约听到岸边居民的交谈声。置身其境,决然有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声”之感触。于是,几个活跃的老同学便迈开喉咙尽情高唱,歌声、笑声、掌声、欢呼声和着雨雾,在宽阔的库面久久回荡。

雨越下越大,雾气更浓了,我们只好在无奈中恋恋不舍弃船登岸。站在坝顶,已分不清东南西北,雨和雾将山水紧紧拥抱,天地一色,一片茫茫。丝丝烟云环绕周身,如坠仙境。远处,雁击长空的鸣叫依稀可闻……

“苍苍烟雾里,何处是咸京。”烟雨中的黄石滩宛如一个披着婚纱的新娘,虽然看不清她的面容,但那风情万种的身段,无时不刻在向你招手,呼唤你的到来、欣赏、亲近。

美丽黄石滩,魅力在烟雨。(汉滨区人社局  李焕均)

【收藏本文】  【打印文章】

网站首页 | 走进汉滨 | 今日汉滨 | 政务公开 | 在线办事 | 招商引资 | 三农信息 | 公众互动 | 游在汉滨 | 汉滨文化 | 专题栏目 | 在线投稿